繼室明眸

繼室明眸

作者:夏天水清涼

都市小說103 万字连载

穿越女遇上紈絝丈夫,夫妻鬥,改造!國公府高門大戶,妯娌鬥、婆媳鬥,放輕鬆、放大方,彆認真!有道是:失之東隅,收之桑榆!鬥心眼?誰說這隻是主子們的專利?丫鬟、嬤嬤、小廝們也會!他們也要來參與!加上朝堂風起雲湧,世間人多口雜、利欲熏心,是把這生活演成一出悲喜鬨劇呢?還是凝煉成一幅對自己來說賞心悅目的畫?--在古代,不是每個女子都能遇上最初的美好。神氣威嚴的父親振振有詞:“如今朝堂動蕩,滿朝文官武將被摘去了一半的烏紗帽都不止,把女兒嫁去鎮國公府才是最明智之選,那是太後的娘家、皇上的外家,可保咱們女兒安穩無事!”母親急紅了眼睛,如同燃著熊熊烈火,態度堅硬剛強:“不行!我的女兒不能去做續弦!我不同意!”她自己就是繼室,明明是嫡女,卻嫁做了繼室!做了家族的犧牲品、父兄趨炎附勢的工具!父親扯著麵皮冷笑:“不需要你的同意!這件事已經定了!”--姻緣是父母之命、媒妁之言,是人定,同時也是天定。“不好了!是劫匪!可怎麼得了…”…“奴婢們是大理寺左少卿鐘大人家的家丁,對二位公子和眾位的救命之恩感戴不儘!”…“彆人每回路見不平拔刀相助,那都是英雄救美!據說還都是嬌滴滴的美貌小姐!偏偏小爺我就救了這麼一群小廝和丫鬟,領頭的還是個老嬤嬤!哼!真是沒趣!那馬車裡會不會還藏著鐘家的小姐呢?九叔叔,你說呢?”“彆說輕薄話了。鐘家正在和咱們家議親。”語氣漫不經心,目光卻光明正大地看向那遮得密密實實的馬車門簾,但沒有絲毫好奇的神色,眼中一片淡然,似乎漠不關心。“啊!是九嬸娘?這可真巧啊…”“嗯。算是有禮數的人家,若是她這會子拋頭露麵的話,那麼這門親事就隻能作罷…”涼涼的語氣裡帶著少許滿意。不是每一個成過親、要娶續弦的男子都性格成熟穩重,透過馬車簾子的縫隙,未央匆匆瞥了一眼,隻見鮮衣怒馬,一派紈絝之氣勢!--隻見罩著袈裟的大耳朵胖和尚掐指一算,然後笑眯眯地說:“此二人八字乃天作之合!是好姻緣也!”於是親事成了板上釘釘的事,司徒家和鐘家的長輩都深信不疑。--“司徒九爺前麵娶的是一個公主!敵國的公主!兩國交戰的時候,那公主做了奸細,勾結敵國的探子,被發現了,然後就…就…”丫鬟吞吞吐吐起來,不忍心再說下去了。八成是被皇家和鎮國公府聯合處死了吧!鐘未央不想追問這個,另問道:“有孩子嗎?”語氣閒散、淡漠,又若有所思。“有!有一個嫡出的姑娘!兩歲!孩子沒受牽連。”丫鬟口中的這些消息並不是都為外人所知道的,甚至並不是都被證實了的,其中糅合了京城裡無數的八卦和猜測。去年,大月國和鄰國大夏國打了轟轟烈烈的一仗,然後大夏國敗了,但結果並不是大月國占領大夏國,而是兩國握手講和。但是,從大夏國遠嫁而來的鎮國公府九夫人緊接著就消失了,沒有葬禮,如同飛蛾撲火,無聲無息中,被火焰吞噬得乾乾淨淨。再接著,鎮國公夫人在宴會上放出消息,要為兒子娶續弦,一呼百應,京城中的文官武將的那顆趨炎附勢之心開始瘋狂跳動,風頭不亞於皇帝選秀女。想到這裡,鐘未央的嘴角勾出一抹嘲諷。什麼“朝堂動蕩”、“明智之選”都是虛假的掩飾借口,攀附權貴才是她父親的真心吧!明明她才十五歲而已,並不著急著成親。那個司徒九爺又有真心嗎?他的結發妻子下場如此淒慘,甚至看起來就是個陰謀,他說不定就是陰謀的執行者之一。鄰國公主沒有嫁給皇上…沒有嫁給親王…卻嫁給了太後的娘家侄子…鎮國公府雖然顯赫,但是這個九爺是國公爺的嫡幼子,並非繼承國公府的世子…是不是從一開始,公主來和親的時候,這個陰謀就布下了呢?皇帝不信任大夏國的誠意,懷疑這個和親公主是奸細,於是把燙手山芋扔給信任的親舅舅鎮國公,再就是監視公主,等著抓到把柄…唉!權謀,性命在權謀麵前化成了灰燼。她不同情奸細,但是她同情女子,這裡的女子。現在,她最頭疼的是她自己,她該怎麼辦?她的父親,她的同父異母兄長,這鐘府裡最引人矚目的兩個人,從身邊這兩個男人的身上,她看穿了他們的心,這裡的男人對女人是沒有真心的!他們不愛妻子,甚至不真心愛小妾,也不愛女兒,他們愛的是權勢和富貴,是那抹迷惑世人之勢利眼的過眼雲煙。她並非這裡土生土長的女子,她是從現代穿越來的!她不願忍氣吞聲、逆來順受,她不會做《紅樓夢》裡的賈迎春。那麼,她該怎麼辦?